宇智波三件套攻党
带卡/斑柱/佐鼬/佐蛇
牙王all 昴all
有梗没有文笔
攻控-没救了只萌攻独

(金月)深夜短篇:书

①cp为东京喰种·金木研X月山习



②逗比po主文笔不好,有些观点可能众位的理解有出入,请多多谅解
③其实书才是永远的好机油,无奈酱油的痴汉山已哭晕在厕所


以下短篇:


金木很喜欢书。


金木的童年是由三部分组成的:母亲的牛肉汉堡,老妈子永近英良的唠叨,还有就是,未见面父亲留下的藏书。


母亲坚持打多份工,一天的时间内只有不超过十个小时待在家里,就算在家里多数时间也在赶工,和金木相处的时间少之又少。



英是他的挚友,但是他并不是只有金木一个朋友,有时候,金木只是在旁边发呆,看着孩子王一样的英用勇敢和机灵征服同班的同学们,只能把一丝介于羡慕和妒忌之间的奇怪情绪悄悄地收在心里。



年幼的金木朦朦胧胧中懂得了,原来母亲并不是完全属于自己的,她太善良,有时甚至会不小心了忽略年幼的儿子。挚友也不是完全属于自己的,他有他的世界,金木研也许很重要,但并不是最重要的。



但是书不一样,那是只属于他自己的,唯一只属于自己的事物。


父亲留下的书很多,艰涩难懂的名著类占了大半,于是在很多个独自等待的夜晚,金木就会小心翼翼地抽出书架里的书,在孤独和不安中品尝这精美却难以下咽的精神食粮。




每当他翻开一本新书时,心里会升起一种热切的期待,同时还有担忧,担心自己贫瘠的认识无法负担得起这一份珍贵的魂灵。
当金木仔细阅读时,他自己会生出很多奇异的感觉,他就像是个贪玩的小孩,无意中在他人的房子中探险未知,他也是一个胆颤心惊的梁上君子,惶恐不已而又贪婪无比地在金壁辉煌的宫殿里攫取宝物,更多的时候,他像是一个国王,在他国的领地里细细巡视,最终将一切都纳入怀中。




最令金木自豪的是阖上封底的一瞬间,这意味着他又咽下了一本书,即使过程有些艰难。至于完全消化,还要花上更多的时间,更多的精力,但是无论如何,金木都乐此不疲。





母亲去世后,组成金木的世界的重要事物就只剩下两样,感觉敏锐而体谅友人的挚友,还有就是金木的藏书。




金木的藏书。



听起来如此令人心满意足。


那个时候的金木研,完全没办法想像会有舍弃这至爱之物的一天的到来。




压抑的日子渐渐远去,现在的金木重新拾回了书籍阅读的习惯。从前金木认为看一本书就应该一心一意地看下去,直至看透看烂才能罢休。而且因为能阅读的时间有限,很多书他都没有机会读第二遍。



而现在金木从头读回以前的书籍,却有了许多截然不同的理解,他将这种变化归为自身的一种成长,一种幼时频繁埋在心底的、某种强烈期望的实现。





某一天,在翻阅完某作后,金木抬起头,面带惊讶地看着坐在桌子对面撇着嘴在搅拌咖啡的月山。
“月山先生,你什么时候坐这里的?”

月山轻轻抬起眼皮撩了他一眼,“就在你和我说‘月山先生这里有人坐’的时候。”

“是么?”金木低头想了下后一脸恍然大悟地看向月山,“月山先生,不好意思,这里有人了。”

“是有‘人’,是一个一心想品尝眼前这至高的美味的…饥饿者…”月山习压低声音,一句话带上了令人心悸的暧昧情愫。

可惜金木研无动于衷,他伸出修长完美的手指,在不速之客强烈接近实质般的渴求目光下点了点桌面上的书,用一种十分认真的语气说道,“不是说你,”他轻轻地将手抚上书的封面,神情中带着柔和和真挚“在共同度过的美好时光中,我们并不希望被过多打扰。”


月山将目光从梦寐不忘的事物(手指)移到金木指尖触及的书上,他发现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一一
他没有读过这本书。 (那么…要怎样才能继续和金木君聊下去呢?真苦恼真苦恼真苦恼真苦恼真苦恼真苦恼真苦恼真苦恼啊……但是啊……金木君你……独独对我如此冷淡……真是……令人兴奋不已呢~)


一一一END







后记:
_(:з」∠)_手机现码了两小时,被对床的梦话吓得魂都飞了,其间停顿了好多回,本来开好的脑洞都没用上_(:з」∠)_不开森,另外,谢谢能坚持看下来的小伙伴,果然议论文写多就会脑抽,写这么无聊真是对不住这么萌的cp……嘤嘤嘤嘤嘤……

评论(3)
热度(19)
© 一个小迷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