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智波三件套攻党
带卡/斑柱/佐鼬/佐蛇
牙王all 昴all
有梗没有文笔
攻控-没救了只萌攻独

金月:夜(上)

cp为东京喰种:金木研x月山习
(本章月山未出场[因为他已哭晕在厕所](你够了

手机现码,可能一下子写不完,所以标了个“上”。





注意:金木研中心,可能ooc,曰常梗。









这是一个和与往有着些许不同的普通夜晚。


金木捧着新泡的热咖啡站在窗前向远方望去,层层叠叠的阴影笼罩着世界,黑暗中有罪恶在破土而出。在这巨大的阴影下,有喰种在播洒残忍,有人类在互食同类,有多少在夜晚苦苦挣扎的彷徨,就有多少在痛苦与绝望中满怀希冀期待明日的坚定。



金木曾经在书上看到过一句话:与其抱怨黑夜,不如点燃蜡烛。



当时的金木脑海中第一反应并不是‘’成为那位点燃蜡烛的人‘’,而是一一一



“黑夜有什么可抱怨的呢?”



智慧的书本是这样回答的:“黑暗夺走了人的视觉感观,人会暂时失去与世界的联系,自然而然会产生恐惧,抱怨等负面情绪。”



“失去联系?但是我并没有与世界失去联系呀!”



小小的金木疑惑地放下书,他跑到窗边努力踮起脚尖向外张望,试图在暗淡的路灯灯光下寻找母亲晚归的身影。



“夜晚与白天并没有多大差别呀,等待的人依然在等待,工作的人依旧在工作着。人们不是早就发明了电灯么,为什么还要在拥有足够光亮的夜晚抱怨呢?”小金木百思不得其解。


(因为你刚刚看的这本是在电灯发明之前写的_(:з」∠)_[别信!!])


桌上的书本默默无言,金木则是自顾自地想下去:“现在人们不是同样可以在夜晚过白天的生活么?可能是有些不一样啦,不过我觉得总体上也是差不多的哟!”


金木回忆起自己在白天和黑夜的生活,“好像没什么不一样啦,最多是晚上不能去学校…”


陷入某种疑问的小金木不禁感到深深的苦恼,“夜晚的存在不是千万年以来的自然规律么?为什么适应恶劣生存环境而进化至今的人类依然没有习惯?”


“再说啦,黑夜有什么可怕的?”小金木纠结道。


一直沉默看着金木自言自语的书本忠实地履行了自己职责,以另一种方式回答了求知者的问题:“你不怕精怪妖魂么?大多数的黑暗生物都是夜晚出现的。”


“……”金木愣了一下才找到词,“……书上都说了,那是骗小孩子的。”接着他思考了一下,“而且,那些故事大多是有丰富寓意的,想通了就不可怕了。”


金木转头看着一屋子的书,有些开心地笑了,“而且,我有你们呀!”

“你们的存在,就是我最好的陪伴!”

感概了不到两分钟的金木又被刚刚的问题重新拉回了疑问的深渊,“所以说啊,夜晚有什么好怕的!反正我是不怕啦!”

小金木有点为自己的勇敢自豪,炫耀似地说道,“每天晚上我自己一个人在家都不害怕…如果能不犯困的话就更好了!”


“啊……每次中途都会睡着,到底什么时候才能跟妈妈说一声‘欢迎回来’啊!”

原本摩拳擦掌想要继续和读者辩论的书本听了金木的话后选择了保持沉默。



“但是话又说回来,妈妈什么时候回家呀,都超过平时夜班下班的时间好久了…”

金木暂且抛开无从理解的问题,思绪转到在外加班的母亲身上。

“快点回来啊,妈妈…”

金木重新回到书桌前,继续着之前的阅读。远处火车鸣笛的声音愈来愈响亮,车上有谁在紧紧掐着电话,听筒对面是身为一个人最不愿意听闻的关于亲人的噩耗。


黑暗依旧笼罩着东半球。

就如平时的每一个夜晚一样,小小的金木今晚,依然在等待中度过。也许像以往每一次一样,金木会在灯前枕着书入睡,并在更深的夜里被归家的母亲叫醒,委屈地听着母亲的训斥。但是,这是一个与往常相比,有些许不同的夜晚。

满怀期待,希望能再一次跟母亲说[欢迎回来]的金木研,这个,寻常的,充满着欢喜的小小愿望,也许,再也无法实现了。



也是从那天开始,金木开始明白,夜晚的可怕。












_(:з」∠)_艾玛一写脑洞下的小金木就停不来呀!!!月山君麻烦你再继续蹲在厕所墙角哭一下吧!下章绝对不会让你酱油的!!


这篇脑洞了一下小金木对夜晚的理解,明天(大概吧)就是大金木在夜晚中的种种了…逗比po主码得很认真哟,也请路过的小伙伴留下你们的意见……(嘤嘤嘤嘤嘤嘤文文好难写…
















评论(8)
热度(13)
© 一个小迷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