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智波三件套攻党
带卡/斑柱/佐鼬/佐蛇
牙王all 昴all
有梗没有文笔
攻控-没救了只萌攻独

【带卡】醒来之时

正篇,依旧是(回村黑暗土系列)。

点击头像阅读 系列(一)

避雷注意:含少量斑柱、佐鸣

    多年后,七代目握着妻子的手,缓缓地闭上了眼睛。
    而等他再次睁开眼,却发现自己回到了少年时期,身处第四次忍者大战的战场。他下意识环顾四周,第一眼就看到佐助,一位穿着宇智波族服的少年同伴。他像是一副刚睡醒的样子,十分放松地坐在地上,从不离身的武器被随意搁置在旁。在两人的不远处,小樱,井野,宁次……他的同伴们,所有的忍联成员,除了他们两人之外都躺在地上,紧闭的双眼和平缓的呼吸显示着他们的状况,无一例外都在睡眠中。
    “怎么回事?唔,头好晕……”
     鸣人晃了晃脑袋,里面好像突然被强塞进很多难以理解的东西,让他发昏。头昏脑涨的他还未来得及发现这个战场的诡异之处。
     慢慢地,陆续有几个人醒了过来。

    “卡卡西老师!”鸣人兴奋地叫起来,他把对刚刚接收到脑海中信息的震惊和恐惧强压着,一个劲为同伴的醒来开心着,“还有柱间大叔!啊,是爸爸!”他扭头看向沉默不语的同伴,“佐助你看,鼬哥也在!”
      宇智波佐助转身走开,他还是暂时无法面对这一荒诞的事实。无论是现在地上沉睡的宇智波族人也好,还是以活人之身站在他面前的宇智波鼬也罢。算了,现在应该去看一下神树……

      突然,佐助停下脚步。

      神树下站着一个男人。

      看到这个人,他脑海中第一时间蹦出来的信息是,“宇智波鸢”?不对,他明明叫宇智波带土,是四战的发起者,不,他怎么可能做了警备队队长?可恶,到底什么才是真的!佐助面上流露出痛苦之色,原来他曾经以为的一切都是他以为的。一切都是假的。

      你能想象么?你坚信不疑,为之奋斗的人生,竟然全部都是幻术的结果。你在人生几十年中经历的美好,不幸……全是一场梦。现在,你醒过来了,却要去面对一个同你经历过的截然不同的人生,唯一相同的地方是也许又要重新经历那些无奈的妥协还有离别的痛楚。     
      而这一切的始作俑者,是一个不管在哪边都有多重身份的男人。他接收的记忆告诉他,四战并未结束。他经历的虚假人生,是“宇智波鸢”为了消除宇智波斑对“月之眼”的执念,运用了轮回眼的力量并借用六道之力连接了神树后的力量而构筑的巨大幻境世界。

      这个从各方面上来讲都同斑口中的“无限月读”接近的幻境把整个世界都拉了进去,据“宇智波鸢”所言,这是一个有着“真实”和“预知”含义的幻境。即幻境中呈现的一切,是在不同选择下发生的事实,一定程度上呈现了未来的走向。
      除了少数几个同六道之力有联系的人能在此刻的战场上醒来,其他人都是在“宇智波鸢”彻底撤销幻术后才能醒来,那时他们会忘记幻境的人生,继续原来的生活。

      时间回到现在,“宇智波鸢”看向同样刚从幻境中醒来却很快从恍惚状态中脱离出来的宇智波斑,开口说道:“这是类似无限月读的幻术,你的目标算是实现了一半吧,斑。”

    众人的目光聚焦于神树下的宇智波斑,而依旧是秽土之身,代表着无穷尽查克拉持有者和不死之身的男人只是轻轻一笑,“所谓幻境,是术者可对他人精神进行干涉的忍术。你借助神树之力所展现的一场幻境也只不过是稍微出彩点的小把戏。”

    即使经历过如此“真实”的幻境,也在其中看到了自己追求的月之眼计划极有可能走向的结局,宇智波斑看起来也是毫不动摇的样子。他将目光投向夜空,凝视着美丽的圆月说道,“不过你倒是提醒了我,黑绝的身份和石碑的真实性确实要再确认一遍。”

   战场的气氛再次紧张起来,己方的千手柱间深深叹息道:“你想得太简单了,斑他是不会因为一场幻境而动摇的。”
    目送斑使用遁术远去,宇智波鸢回头对面带惆怅的忍者之神露出意味深长的微笑,“您说的没错,千手大人。”

    神树巨大的力量依旧维持着幻境的运转,宇智波斑离开战场前往旧址,佐助和鸣人等人紧随而去。此时战场上清醒的人只剩因维持幻术脱不开身的宇智波鸢和旗木卡卡西。忍联的忍者们均卧躺在地上,他们的精神还在虚构的世界中沉浮不定。
    借用神树之力,同窃取世界本源的道理是一样的。随着时间流逝,世界本源会加大对偷窃者的排斥,到那时候即使宇智波鸢有六道之力,也难逃毁灭的命运。

     战场寂静无比,除了他们这些特殊的人,其他的一切生命都在沉睡着,时间就凝固在这一刻,他们真实的人生暂止于此。

    
    在一片沉默中,依旧是宇智波鸢率先开口,“你不觉得这场景似曾相识么?”只有我们两个人独处的场景。
    白发的上忍挠了挠头,笑眯眯道:“嘛,也太多次了,总觉得应该习惯了。”然后被你托付,看着你离去的场景。

     竹林中两人的分道扬镳,梦中一方目送对方离去,黑暗空间中生死交战,辉夜之战中释怀后信念交托……虽然大部分都是幻境中的经历,但是痛苦无奈的感觉却是真实的。每次两人难得的独处和交心的机会,都是要用巨大代价来交换。
     
     那么现在发生的一切又是需要付出什么代价呢?这个对他来说如此美好的世界,是不是他的某种臆想,抑或是更为精深幻术的结果呢?卡卡西头脑一片混乱,幻境中的记忆同刚刚接收的记忆混合冲击着他的大脑,他只知道现在身处的世界和幻境中的有着太多不同。这是一个大多数惨剧都没有发生的世界,水门老师依然健在,宇智波一族的惨剧也没有发生,以及,宇智波带土,他依然是一个“英雄”。

     终究是抑制不住自己的焦虑,卡卡西犹豫了一下,还是问出了让他心神不定的问题。

    “带土,这个世界是不是假的?”

      他没有问“这个世界是不是真的?”,是因为他早就做好了最坏的准备么?被称作“带土”的男人不由得想到这点。也对,他就是这样的人。一个合格的忍者,总是在为每件事情做最坏的打算。

      宇智波带土抬眼看了下精英忍者,白发的男人收敛笑容,脸上是少见的严肃神情。那么,该怎么回答好呢?他漫不经心道,“谁知道呢,也许是真的,也许又是一场循环幻境的产物。又或者,这是斑口中的无限月读也说不定。”

      说着,他有些好笑似得看向因为敷衍作答好像要发怒的某人,补充了一句,“反正不管哪个都是假的,你觉得我会在乎么?"

      在很久之前,在他的同伴被腐朽残酷的制度夺取生命的时候,他眼中的世界就已经褪去了平常的外衣,展露出最黑暗的模样。他再也无法感受到任何美好的情感,在这虚伪的世界中生活的每一天都令他作呕。没有琳的世界,是虚假的。在这虚假的世界中苟延残喘的我也是虚假的。我不会去创造斑口中的世界,因为由虚假的我能创造的只是能是同样虚假的世界。

      他想要的不是这些。

      他想要在这虚假的世界里寻找更多。

 

      旗木卡卡西有些不知所措,显然这个回答不在他的预料范围之内。等等,冷静,还有一个疑问没有解决。斟酌了下语句,精英上忍缓缓开口:”既然你认为都是假的,那为什么还要大费周章地推行改革,还有,这次战争……"

     ”这些都不重要。”又是预料之外的回答。

     这种被对方的话噎住的感觉可真不好,他继续问类似“什么才重要”或者“什么才是你想要的”的问题,毫无意外,带土的回答都是,“无所谓”。

       卡卡西彻底没辙了。

      沉默良久,卡卡西凝视着对方的眼睛放低了声音,“其实,与其想知道世界的真假,我倒是想知道哪个是真的你。是幻境中掀起战争的你,还是现在为了阻止战争而透支生命创造幻境的你呢?”

      他伸出手轻轻触摸对方脸上的伤疤,言语中压抑着强烈的情感,“是谁也不是男人?还是化名成鸢的宇智波?啊,不管是哪个,你都抛弃了自己呢,带土。”

     宇智波带土没有回答。

     感觉过了很久,也许是一分钟后,男人抬手握住了那只一边抚摸自己的右边脸还一边颤抖的手。

     像是有什么传递到了,卡卡西露出微笑,“算了,不管怎么样,你都还是你啊,带土。”

    两人再度陷入沉默之中,带土的意识潜入深层专心抵御着神树的排斥,他低着头背靠在神树上,看起来就像熟睡了般。卡卡西坐下来,双手抱膝,下巴撑在膝盖上。他静静看着带土,慢慢地入了神。

   就像带土说的一样,其实真的假的根本就无所谓吧……嘛,这种想法真是太危险了。
  
    这一刻,从任何意义上来说都是静止的。在宇智波石碑因为斑的怒火牵连被无辜摧毁,家族旧址也岌岌可危时,主战场一方却是无比平静。高悬夜空的圆月散发清泠的光辉,高耸入云的神树下,两颗孤独的心在相互依偎。

   什么幻境的,管他呢。

   也许什么都无所谓了。

tbc

以下是可能发生的番外

    斑消灭了黑绝,打算解除秽土之术离开人世。 带土叫住对方,表示自己可以为他填补人生最后一丝遗憾。那就是再度进行终焉谷之战,他可以让两人的身体,思维,都回到当时那一战的时候,斑可以通过最后一战来彻底摆脱执念。

    宇智波斑同意了,带土借用神树的力量让斑和柱间暂时拥有真正的身体,佐助和鸣人封印了神树和十尾,战争结束了,人们醒了过来,彻底忘记了幻境的人生,继续之前的生活。

    现在木叶依旧是四代当政,他依旧有对虚幻人生的一部分记忆,父子俩更珍惜两人的生活。带土的双眼因在战争中透支力量暂时失明,斑和柱间约定的终结之战延后,两人在富岳的默许下在南贺川神社附近暂居。有一点值得提到,宇智波佐助经历战争后思绪难安,背起行囊离村游历。而鸣人知道这件事后不管不顾,追友千里。

    
    幻境的人生结束了,众人真实的时间重新开始流逝。

    每天睡觉前,鸣人都忍不住会想,这次醒来后会不会又有人告诉他,他又度过了一个幻想的人生?

    然而,如果有,那也是以后的事情了。

作者有话说:文中的人物形象仅是作者的片面解读,不代表人物真实性格就是如此。

     问:本文的中心思想?

     没有这种东西。

评论
热度(14)
© 一个小迷妹 | Powered by LOFTER